位置:首页 > 警营文化 [ 返回 ]警营文化
news of public security

一把萘蒿

来源:台安县局 作者:娄军 日期:2017-06-02 访问次数:341

30年前,也正是一年粽叶飘香的季节,我从警校毕业后在农村派出所当民警,当时的派出所坐落在一个面朝街中心的跨耳瓦房里。大清早的,我正在忙乎手头的几本案卷上的事情,有个同事过来说:你有个亲戚在大门外有事找你!我一脸狐疑,人地两生的,我哪来的亲戚?!出门一看,外面站着一个头上扎着粉色头巾的中年妇女,略黑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,手里拿着一把用红线绳绑好的萘蒿。见我发愣,她主动上前打招呼:小兄弟,你认不出来我了?头年我在街里卖萘蒿挨欺负了,是你帮我出了气,全家人老感激你了!这不,又要过五月节了,家里穷也没啥好拿的,挑几棵顺流的萘蒿送给你,也算是我们大人孩子的一点心意。话音刚落,她就那把萘蒿塞给我,鞠个躬一溜烟地走了。

拿着这把新鲜的萘蒿,我傻笑着回到办公室,强迫自己使劲地想,才忆起她说的那档子事来。去年也是这个季节,正赶上镇里集市,所长派我带联防队员出去转转,大老远我就听见一个女人的哭声,便快步走到近前。原来,镇上有个叫二癞子的,那天在集市上瞎转悠,也想趁过节卖萘蒿挣点零花钱,要走低价收高价卖的快道儿,正好看见有位妇女不是街面人,就想1元钱把她带来的一大捆萘蒿全要了。分明是欺负乡下人,这位妇女能干吗?!二癞子一招不成,便说这个地摊位置是他的,非要撵走这位妇女不可。这位妇女分辨到:哪儿写着是你的?!当然不能离开。人没撵走,二癞子就操起她那一大捆萘蒿准备腾地方,这位妇女不让就往回拽,一来二去,互相较劲,这捆萘蒿就被撕扯得七零八落,当然是卖不成了。这位妇女气得大声哭起来,二癞子见势不妙鞋底抹油想溜,这位妇女拽住他就是不让走。我问明了原委,当众训斥了二癞子,提出口头警告,并责令二癞子赔偿损失5元钱。一听说5元钱,二癞子感觉多点。我说:怎么地,不服咱就到派出所说话!二癞子被我这一吓唬,顿时就蒙圈了,赶紧凑齐了交给我。于是,我把5元钱递给她,并好言安慰了几句,这位妇女擦把泪知足地回家了。然后,也就没有然后了。

思绪回转案头,轻抚萘蒿的枝叶,吸允萘蒿的清香。时隔一年,我早就把这事淡出了记忆,更别说记住这位妇女的模样,可是她却把这件小事和我这个小警察记得牢牢的,还送时令的礼物为你祈福、祈健康。作为一名新警的我,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畅,对身上的橄榄绿又多了一份挚爱。

如今,30年过去,每年端午节前,我都有个买萘蒿的习惯。每当此时,我都会想起那位农村妇女赠送的那把寓意美好的萘蒿。

Copyright 2005-2017 版权所有:台安县公安局
辽ICP备05012860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