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首页 > 警营文化 [ 返回 ]警营文化
news of public security

那对密缝母爱、传承家风的枕头

来源:台安县局 作者:娄军 日期:2017-08-01 访问次数:358

有人把生活喻为一坛陈年老酒,细想起来,这话别有一番道理。品尝起来的香甜编织成温馨的回忆,回味起来的甘醇浓缩成亲情的感动,在回忆中怀旧,在感动中升华,也许是一种沁人心脾的情调,抑或是一种启迪心灵的经典。

记得那还是在三十年前的仲夏,当我接到鞍山警校“录取通知书”时,距离开学仅剩十几天了,母亲和姐姐忙着为我打点行装,其实本不宽绰的家境不能使我变得衣冠楚楚,只是做套新鲜被褥而已。那是个晴朗的早晨,我劝退了所有欲送的亲人,独自扛着捆得结结实实的行李去客运站赶车启程了。约摸过了两个多小时,汽车缓缓抵达终点站,我又拖着沉重的包裹找到了警校的接站车,顷刻间,我坐着汽车来到了梦寐以求的校园。初到整洁的校舍,出现在我眼前的都是陌生的面孔,只见那他们都是亲友相送,且行装轻巧简单,我隐约有一种孤寂的感觉。也许是一路疲倦的缘故,互相打过招呼之后,我草草铺就床位就和衣而卧睡着了。也不知过了多久,我恍惚听到身旁有几个人在嬉笑,似乎与我有关,当我睁开眼坐起来后,他们都知趣地回到了各自的床铺。有一个调皮的同学挤眉弄眼地过来问我:“你为什么要用两个枕头?”随后又是一阵哄笑。我被问的愣头愣脑的,转回身定睛一看,果然是一对粉色镶边、绣有大雁和牡丹图案的枕头。因为家里准备时我没留意这些东西,所以我自然答不上来。但在以前素不相识、以后还要朝夕相处的同学面前,我还是鼓足勇气胡诌了一句:“这是我们家乡的习俗。”别说还真把大伙给蒙住了,但是谁若问起习俗的来历,我想自己会哑口无言。在以后的日子里,很少有人再提起这件事,因为他们已经见怪不怪了。在这个来自鞍山地区的五十名学员组成的班级里,他们统统枕一个枕头睡觉,而我依然枕着两个枕头入眠。转眼间,到了第一个假日,我归心似箭地坐车回到家里。闲聊时,我向母亲讨教一对枕头的说法。母亲怜爱地说:“说习俗也不为过,这是妈妈背着你戴老花镜一针一线缝制的,对远行的亲人加厚一层,那高飞的大雁是望子成龙、精忠报国的寄托,那盛开的牡丹是前程似锦、幸福平安的祝愿,也就算作是普通门户的一种家风物件吧!”当时母亲把这事说的平淡自然,但在我的心里却泛起了一层层涟漪。

“随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”此后,我并没有因为别人的讥笑而抛弃另一个枕头,而是小心翼翼地受用着,就这样,这对枕头伴我度过了整整两载的学习时光,我私下为拥有这份家珍而自豪着、快乐着,因为那里包含着不尽的亲情,那里密缝着无限的母爱,那里承载着悠长的家风。就是毕业上班后,我还用了这对枕头好长时间,直到枕套磨坏了、往外露稻壳了才恋恋不舍地扔掉……

岁月的年轮碾过一载又一载,我已到了“知天命”的年纪了。子欲养而亲不待。八年前,对我慈爱有加的母亲就已经含笑离开人世了,但是那对装着母爱情长、象征传统家风的枕头依然藏在我的心坎里,变成了一段抹不掉的记忆,变成了一生享不尽的财富。

Copyright 2005-2017 版权所有:台安县公安局
辽ICP备05012860号